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五章 降妖司(一)

第五章 降妖司(一)

僻静的小院里时不时响起树枝燃烧的噼啪声,承光和天赐守在火堆旁都已经昏昏欲睡,院门忽然“吱呀”一下被推开,两人瞬间清醒,警惕地转头,等看清来人时纷纷起身,齐齐地喊了声:“少爷。”

“香死了,烤红薯吗,有熟的没给我一个。”唐九阳使劲嗅了嗅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暖和的味道,一个健步蹿到火堆跟前。

天赐拿了一个烤好的给他,唐九阳猴急地接过来,又烫手,一边嘶哈着一边掰开,腾腾的热气冒出来烫开了夜晚的寒意,热气下是诱人的金黄,咬一口又香又软,烫烫地顺着喉管一路滚到胃里融化。

“少爷,小师妹又来信了。”承光也拿了个红薯递给苏包,同时把鸽子送来的纸条一同递了过去。

唐九阳嘴里塞着红薯模糊不清地笑:“这小丫头八成是无聊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承光问。

“暂时不能回,明天还得去趟降妖司。”

“降妖司?去那儿干啥,宗里不是从不插手这些事。”天赐一脸纳闷。

苏包沉默了一下:“这些年捉妖令越来越少,确实比以往太平了许多,但如今京城怪病,从吴家小姐的症状看来,是有妖物从中作梗,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牡丹双面绣,吴家的绣品的确技艺精湛,但那牡丹鲜然似活物,这绝不是正常绣品所能达到的。吴家小姐是个案,寻常之病却无药可医,恐怕所谓的京城怪病,其中少不了妖物的作祟。如果真是这样,降妖司那边怕是还未有所察觉,得去提醒一声。”

“还有这个!”唐九阳一遍啃着红薯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根精美的针状暗器,“无脸女甩给我的,明天也去降妖司问问。指不定那无脸女和吴家小姐的病有什么关系,大半夜鬼鬼祟祟蹲人房顶上。”

苏包的目光掠过那根暗器,微微停顿了一下:“这暗器……”

“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包摇摇头,大概是他想多了,他总觉得这暗器似曾相识。

天赐偷偷扯了扯承光的衣角,小声问:“你听懂了吗?”

承光默默地摇摇头。他不懂,也不需要懂。他与天赐二人从小便是少爷和唐少爷的贴身暗卫,少爷吩咐的他照做就是,不问缘故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承光,明天帮我做件事。”

“在。”承光的神情立刻认真起来。

“这附近的路上有个乞丐的尸体,明日帮我送去衙门让仵作验一验。”

“是。”

承光虽心存疑惑,却也没细问。天赐左右看了看,指了指自己,一脸期待:“那我呢?”

“你?”唐九阳啃着红薯瞧了他一眼,“明天去集市寻个猪蹄回来,洗干净等着。”

“好嘞!”

交代完明天的任务,各人各回各房,各睡各的觉。这一晃就到了夜半,唐九阳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实在睡不着,爬起来到厨房端了一盘糕点去敲苏包的门,敲了半天没人应,才发现苏包坐在院子后面的木地板走廊上发呆。

月光倾泻而下,庭院空明如昼,坐在走廊上的人一身白衣披雪,树影在他身上忽明忽暗地晃着。

唐九阳端着糕点在他旁边盘腿坐下:“酥,吃吗?”

苏包伸手拿了一个,咬了一口:“这么晚了还不睡。”

唐九阳也咬了一口,酥脆的一声,甜腻的味道在空中淡淡散开,桃酥的碎屑一路滚落到深色的木地板上,安静地躺在了月光里。

“你能想问题想的睡不着,我就不能?”

苏包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唐九阳冲他眨了下眼:“你脑瓜子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

“那你可真是个小聪明蛋。”苏包淡淡一笑,回过头望向流淌在月光里的影子,“这次下山前师父曾说过,要变天了。”

“天,是要变的,饭,照样得吃。明晚办完事儿回来炖红烧猪蹄怎么样!”唐九阳笑嘻嘻地说着明天晚饭的主意,惹来苏包的一脸嫌弃:“你就是想这个想睡不着?”

“是啊,我都算好点了,申时回来,炖它一个多时辰,筷子一戳软软烂烂的,汤汁还浓稠,煮一大锅米饭,拿汤汁这么一浇,啧啧啧……”

苏包:“要不再煮个糖藕当甜食?”

“好啊!”唐九阳刚要兴奋后脑勺就被拍了一巴掌。

“就知道吃!”

“不吃怎么有力气想那些妖啊病啊的问题!”

苏包:“……”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就这样明天的晚饭又多了个糖藕,心满意足的唐九阳打了个哈欠:“睡了睡了,剩下的桃酥赏你了。”

他起身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严肃的神情,过了好一会儿,才背对着苏包沉沉地开口:“仙门从不插手俗世的事情,从前不,以后也不。”

说完,他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苏包听着,并未言语,月光浸在他眼中,一点点的冷却。

——————————————————————————————————————————

第二日,两人早早地吃了早饭前往降妖司,可刚一上街唐九阳便被肉包子的香味儿馋走了。

苏包看着兴奋地混在人群里排队买包子的唐九阳,小声嘟囔了一句:你属狗的吗!

“包子快来,吃完再去嘛急什么,老板再给我来一碗馄饨!不,两碗!”唐九阳一边冲站着的苏包招手,一边回头和小摊老板喊了一声。

苏包默默地走过去坐下:“你不是才吃过?”

“早上吃的是早饭,现在这个是点心!”

苏包:“……”他没记错的话离出门好像半个时辰都没到?

“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唐九阳说着低头舀了一勺馄饨连着汤水滑进了嘴里。

“诶你们听说了吗,王家昨晚失窃了。”

隔壁桌传来了几人的议论,唐九阳一听便把耳朵竖了起来。

“听说了听说了,好像还是个女贼!好像是偷了少夫人房里的什么东西……”

“王家少夫人不是病了很久吗。”

“昨儿个请了宫里徐太医来,好像好多了。不过昨晚后半夜就失窃了,一晚上鸡飞狗跳的,说是进了个女飞贼,丢了一个牡丹双面绣!”

“哟你知道的还挺多嘿。”

“嗨,府里有俺熟人,一打听就知道了!”

唐九阳听着愣了愣,把嘴里含了半天的馄饨咽了下去,看向对面的苏包:“包子,昨天那个无脸女……”

苏包面无表情地放下碗:“快点吃。”

唐九阳盯了一眼他空落落的碗,有点诧异:“你啥时候吃完的不怕烫啊我这才吃了一口……”

“快点吃!”

“好好好我吃……”唐九阳低头几个深渊巨口把一碗馄饨吞下了肚,利索的一抹嘴起身,“走!”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一路弯弯绕绕终于来到一处偏远而幽静的竹林。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4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