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六章 降妖司(二)

第六章 降妖司(二)

“这就是降妖司?”唐九阳好奇地往竹林里头望了望,荒郊野外的一大片竹海,环境倒是清幽的很,就是和他想象中的有些出入。

“我小时候随父亲来过一次,这么多年这里还是老样子。”

“伯父带你来过?那怎么没带我来?”

苏包瞥了他一眼:“你是他儿子还是我是他儿子。”

“噫。”

两人往里走了一段路,只见一条石板路蜿蜒着伸向竹林深处,两侧间隔摆着石灯,灯中烛火日夜不歇。顺着石板再往前走一小段,忽然从路旁蹿出来一条青色小蛇,拦在了路的中间。

苏包和小蛇对视了一眼,开口吐了两字:“带路。”

小蛇点了点头,带着二人在竹林中的岔路口走上了另一条路。

“小家伙还挺灵性。”唐九阳不由新奇,“不过没想到这降妖司这么幽静,和那些官衙长得完全不一样。”

“降妖司来客几乎都是仙门中人,若是设在热闹街头,恐怕谁都不愿意。”苏包抬头望了一眼高深葱郁的竹梢,又看了看走在身前的小蛇,“三年前新掌司上任,我听说这一任掌司擅养蛇,竹林里怕是藏着不少他的宝贝。”

“呃……说的对。”唐九阳脚步一顿,苏包不说他也已经感受到了,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密密麻麻的视线……

不一会儿,小蛇将二人引到了一处宅邸前,这宅子造的与众不同,宽阔大气,既清雅又不失官家威严。

院落的门敞开着,一人立于门前抬头望着一株尚未开花的海棠,手上拿着一杆精致的水晶烟管。烟管上系着一个大红色的刺绣锦囊,垂下两根红色的系珠带子。

听到动静,那人转头看向二人,细细的眼睛眯了一下,随后俯身摸了摸小青蛇的脑袋,小蛇在他手心蹭了蹭,一副亲昵的模样。

“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们,新人?哪一门的?”

“天医宗。”

那人一愣,抬头看了看苏包,继而转身将门推开:“这可真是稀客,进来说吧。”

“包子。”唐九阳拉住要跟上去的苏包,小声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掌司长的有点像……那个说书的……你看这小眼睛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苏包皱了下眉,并未作语,径直跟上去。唐九阳跟在后头嘟囔了一句:又不理我。

门内是一个宽阔的院落,整齐地摆着一些花草,然后是一间大堂。二人跟着穿过大堂,又穿过一些屋宅连廊,才发现层层亭台遮掩的深处,竟藏着一大片雾气腾腾的湖面。雾气弥漫的深处立着一个巨大的影子,却并不能看清楚。

“阿祀,别闹了。”只听掌司忽然向空中喊了一声,湖面忽然颤动了一下,而后水面连着雾气一起渐渐消失。露出了土地和那背后的影子,是一棵挂满了木牌的参天古树。

“失礼了。”掌司转过身冲二人抱歉地笑笑,“家中小宠顽劣,还望二位见谅。”

苏包和唐九阳对视一眼,均看见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惊讶。

“二位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掌司把两人领到了古树下,只见树下立着许多告示牌样的木板,上面粘着许多纸黏过的痕迹。

“降妖司会把各地发现妖物的案情都记录在册,整理后在此公示,各仙门弟子可以自己选择案件处理,我这也会发放记有妖物编号的捉妖令,事成后将捉妖令交还与我,可领取朝廷的酬金。”掌司说着往上空指了指,“这树上挂着的无数木牌便是降妖司自成立以来,处理过的所有妖物。”

唐九阳抬头望了望,头顶黑压压的一片,一吹木牌晃动,彼此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不过二位来得不巧,最近没什么案子,只有一桩旧案好久没人来领。没什么危险,朝廷给的酬金也不多。二位想领捉妖令的话也就只有这个了。”掌司一边说一边从告示牌上扯下唯一的一张老旧斑驳的纸,转身递给苏包。

“我们不是来领捉妖令的。”苏包并未接过那张纸。

掌司一愣,随后一笑:“我也是听说天医宗从不管这些闲事,那不知二位今日来所为何事?”

“于京城有些见闻,掌司应该会感兴趣。”

小眼睛的掌司饶有兴趣地一挑眉,苏包将京城怪病的事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最近城中怪病很有可能是妖物作祟?”

“我的意思是,往年妖物多在明面上祸乱,近年来妖物减少,但也不乏一些转入暗地藏于人体。”

掌司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会考虑调查的。”

“还有一事!”唐九阳终于等到两人磨磨唧唧地说完了,连忙掏出了昨天夜里收获的针状暗器,“掌司认不认识这个?”

“自然认识。”他只瞧了一眼,便点了下头,随后一笑:“这是仙门的东西,你们仙门之间的事,我就不参与了吧。”

“仙门?”唐九阳一愣,“哪一门?”

“降妖司不会透露各仙门弟子的身份,这个我不能说。”掌司摇了摇头,“除非……”

“除非?”

掌司抖了抖手上的旧纸,细细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除非你们把这个捉妖令领了去,我就破例告诉你。”

“好!”

苏包:“……”好?好什么好!问过他这个掌门师兄了吗就说好!是谁昨晚说的从来不插手俗世的事!是谁!

掌司的笑容更大了,特意将旧纸交到了苏包的手上:“这是具体的介绍。”

苏包:“……”

唐九阳笑嘻嘻地凑过来:“我看看我看看是什么案子。”

“江水南岸有一处村落,五年前被一场大火整村烧毁,只有一个大姐幸免。这人埋葬了亲人后搬出了村子去别处谋生,但一年前重回村子的时候,却发现村子完好一如从前,房子在,被烧死的村民也在,甚至,被她亲手埋葬的亲人也都在。那一晚的大火犹如梦境,于是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为此她挖开了亲人的坟墓,里面也确实有尸体,经仵作验证,这些尸体确实死于烧伤。”

掌司说着右手的水晶烟杆在左手点了两下,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降妖司派人前去调查的时候,邻村有一老汉的女儿早些年嫁去这个村子,村子失火前不久这女儿产下一子,后来母女均死于火灾。

这个村子火灾后的种种怪事都令周边百姓忌惮,一般不会轻易再靠近,但这老汉却因极度思念女儿和外孙而经常往这个村子跑。村中人反常的活着他也全然不顾,但是五年过去,他发现他的小外孙却依然停留在婴儿的状态。老人没有变老,小孩没有长大,这个本应消失的村子,反常地存在着,时间也永远停在了火灾的那一年。”

苏包听完皱了下眉,暗自瞪了唐九阳一眼:所以说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淌这趟浑水?

“江水南岸……那不是正好顺路?”唐九阳摸了摸下巴,“反正接下来也要回江南,咱就顺道去看看,对吧包子?”

苏包毫无感情地吐了两个字:“不对。”

“噫。”唐九阳笑着拍拍他的肩,随后转向掌司:“案子我们接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个暗器属于哪个仙门了吧?”

“江湖暗器无数,各门各派有自己的喜好和规矩,虽说这个暗器工艺着实精巧细腻,但天下之大能有这种手艺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碰巧我前几日见过暗器的主人,所以才认得。”

“哎呀别磨磨唧唧的绕弯子快说!”

掌司抿着嘴笑了下:“蜀中唐门。”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5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