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七章 火烧之土

第七章 火烧之土

“蜀中唐门……莫非昨晚的无脸女是……”从降妖司出来后,唐九阳不知在哪儿买了一串糖葫芦,一边啃一边走,一边转着脑筋思考。

走着走着两人就走到了闹市的街区。

“唐门一族世代精于暗器和毒术,偏偏这一代的少主似乎对这两样完全不感兴趣。”苏包说着,在一处瓷器摊子前站住了脚。

“哎你也这么想的呀,我听说现任少主天赋异禀,却独独对傀儡痴迷,一手非凡的机关术全用来捣腾假人了。我昨晚追的那家伙肯定是个傀儡!我就说总感觉哪里不对,脚下看着没一点力还能跑那么快,而且还没脸……不过这样看来,唐门少主的实力不容小觑啊……”唐九阳念念叨叨了半天,一低头发现苏包蹲在地上,似乎完全没有听他在讲什么。

“包子?你听我说话没啊?”唐九阳也跟着蹲下来,只见苏包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只雪花蓝釉的碗,眼睛炯炯有神。

“你看这个碗,又大,又圆。”

唐九阳沉默了片刻:“老板,这儿的碗我全要了。”

“好嘞!”

于是两人怀里抱着一堆的碗在闹市继续慢悠悠地晃着。

“既然掌司说那暗器是唐门的东西,那么昨晚的无脸女确实很有可能是唐门少主的傀儡,毕竟唐门上下会操控傀儡的也只有少主一人。昨晚吴家小姐房中的牡丹双面绣失窃,恐怕就是唐门少主所为,虽然不知道是为何目的,不过吴家小姐的病和那牡丹绣品脱不了干系,失窃了反倒是件好事。”

“可我昨晚追无脸女时完全没注意有别的人在,机关术再精巧,傀儡这种东西也是要人为操控的吧,更何况我追了那么远出去……”

“这说明人家比你厉害。”苏包嘴角扬了扬。

唐九阳被噎了一句,却也没什么理由反驳,只能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你说十大仙门归隐以来也不搞个什么由头大家伙聚聚,每天在山中各过各的日子,真不嫌无聊。”

“这些年仙门之间确实没什么交往。”苏包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两人抱着碗回到了别苑,在门口正好迎面撞见拎着猪蹄的承光和天赐。

“少爷。”承光见到来人,立刻把猪蹄扔到了天赐怀里,加快几步接过了苏包手中的一叠碗。

唐九阳早在见到猪蹄的第一眼就把碗丢给了天赐,顺带一手夺过猪蹄,拽着苏包就往厨房冲:“快快快洗手做饭,我快饿死了!”

今日京城的天蓝的透亮,小凉凉地吹着,不一会儿院子里的空地上就升起了小火堆。干木柴的枯焦味被风吹散在院子的每个角落。

唐九阳从厨房寻来一柄短斧,利索地两下将猪蹄一剁两半,剩下一点儿皮连着,用铁钳架着端到了火上。火尖儿上劈里啪啦地冒着猪蹄细毛被烧掉的响声和一股糊糊的香气,白白的皮被火淬得焦黄。

他看看烧的差不多了,便拿到水下冲了冲,把烧黑的地方刮刮掉,随后拎起斧子咚咚几下剁成了小块,拿藤条小篓子装好了颠颠地跑去厨房找苏包。

苏包正在挽袖子准备切生姜,灶台后承光正要点火,一旁的天赐一个一个地洗着新买来的大圆碗,一会儿功夫摞了半人高。

唐九阳把剁成小块的猪蹄放在桌上,又马不停蹄地抱着碗去淘米。

承光熟练地燃起了大火,灶内的温度迅速上升。苏包又把袖子往上卷了卷,倒油、放姜、下猪蹄,“哗”的一声,锅内冒起了腾腾的白烟。翻炒了几下后,他转身想去打水,却发现唐九阳早就端着水站在旁边,一脸严肃地望着锅内的猪蹄。

苏包接过清水倒进锅里,扔了几颗糖,将酱油放进去,搅了搅便盖上了锅盖。

厨房内一时陷入了安静,只剩锅内嗡嗡的响。

“承光,让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这边承光正要点内灶的火准备煮饭,就听苏包在问他。

“早上我和天赐把尸体送去衙门了,仵作验过后说没有外伤和中毒迹象,就是病死的。不过有一点有些奇怪,仵作说应该是病理现象。”

“什么现象?”

“死者喉管部呈现干涸状,就像被大火烧裂的土地。”

苏包不由皱了下眉。

“怎么了?”唐九阳余光瞥见苏包的神情,暂时将注意力从猪蹄身上分散了一点。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啥预感?”

苏包摇摇头:“晚点陪我去趟医馆吧,有些情况想问问。”

唐九阳看了看他,又将视线挪回了咕嘟咕嘟的大锅里,舔了舔唇:“等我吃饱先。”

……

一碗白米饭,一勺浓稠醇厚的汤汁,一块软烂却仍有弹性的猪蹄。

在吃完几个时辰之后唐九阳还在嘴里咂摸着余味。

入夜街上的店铺几乎都打了烊,医馆的灯却还大亮着,里头坐着不少人。

二人在医馆外又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小学徒出来关店门,苏包推了推昏昏欲睡的唐九阳,走上前去。

“看病等明天吧,我家师傅忙了一整天了,到现在饭都没吃……”小学徒看见二人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苏包正想说什么,转念一想又闭了嘴,只是点点头,拉着唐九阳走了。

唐九阳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哎?不是?你就这么走了?那咱们等这大半天是为啥啊?”

“等大夫吃完饭再来。”

“你……”

苏包拖着唐九阳在京城散了一圈步回来,再次敲响了医馆的门。开门的还是小学徒,看见两人愣了:“怎么又是你俩,不是说明天再来吗?”

“我们不是来看病的。”苏包回道。

“那你们……”

“找你家师父有点事。”

小学徒皱了皱眉:“你们先在这等会儿。”说完跑进了屋里。

“你到底想找大夫干嘛?”唐九阳问道。

“打听一下最近的病情而已。我如果没猜错的话最近来医馆看病的人症状应该都差不多。”

唐九阳听着打了个哈欠:“早知道就不陪你来了,月亮这么大坐院子里赏月多好。”

苏包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就听见小学徒把门打开了:“师父请你们进来。”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5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