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八章 不治之症

第八章 不治之症

小学徒把两人带到了诊厅背后的小书房,屋内有两人,一个素衣朴朴,应该就是医馆的大夫,另一个衣着稍微华丽些,却是一副熟悉的面孔。

“徐太医?”

“苏公子?”徐太医一愣,视线顺着移到了苏包的身后,又是一愣,“呃……少……”

“鄙姓唐。”

“唐……唐公子……”徐太医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冒冷汗,天知道这两位隐瞒身份在市井中晃悠是想干什么?

唐九阳冲他笑笑,自来熟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背,把徐太医吓的整个人一抖。

“这可真是缘分呀,徐太医深夜出宫来这儿做什么?”

“呃……徐某听闻近日京城怪病丛生,或有疫情,这位李大夫曾是我的学生,便来此地坐坐,打听打听细况。”徐太医被唐九阳搭着肩膀,紧张地一动也不敢动弹。

“九阳。”苏包出了一声,唐九阳撇撇嘴,乖乖地把手放了下来。

徐太医暗暗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虚汗:“不知二位公子今日来是为何……”

“和您目的一样,想找大夫聊聊近日城中的病情。”苏包礼节性地笑了一下。

一旁的李大夫左瞧瞧右瞧瞧,揣着一肚子疑惑,可看看徐太医拘谨的样子也不敢随意开口。直到徐太医请几人都坐下,将话头转向了他。

“来,接着我刚才问你的事,你给二位公子再讲一遍。”

李大夫点点头,又将近日城中的病情讲了一遍:“以往每年这个时候也都会有流感出现,不过一般在年后便会渐渐消失,今年却是有愈演愈烈的征兆。而且,我前些日子与城中其他医馆的大夫们交流了一下,都发现了同一个奇怪的现象。”

“什么现象?”苏包问。

“有一种外感,不发烧,只是无力,也没有其他不适的症状,但病人却会衰竭而死,且没有任何预兆。”

“师傅!”

李大夫话音刚落,小学徒急匆匆地闯进门:“师傅!裁缝铺周大娘在外头找你,她儿子好像快不行……”

“什么?”李大夫连忙小跑出去,徐太医跟着跑了出去。苏包和唐九阳相视一眼,也跟了出去。

前厅里一个焦急的妇人,一看见李大夫过来“扑通”一声就跪下,开口是喊出来的哭腔:“李大夫,救救我儿子,他怎么都不醒啊!大夫,救救我儿子……”

妇人身边的长凳上躺着一个年轻男子,边上站着一个壮汉,看样子似乎是邻居。

李大夫连忙去摸年轻男子的脉,一旁小学徒把妇人拉起来。妇人一边忍着哭声一边紧紧地盯着李大夫的动静,手上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衣角。

却看见李大夫的眉头越皱越紧,把完脉探了一下鼻息和脖颈,最终还是摇摇头。

妇人的面色瞬间变得如死灰一般:“不……大夫,我儿子还有救,你再看看他,求求你……”

李大夫一脸为难:“周大娘,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

“不会的!您再看看他,还有救的,有的……”

徐太医见状,上前查看了一番,皱了下眉头,一样摇了摇头。

妇人再也忍不住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这到底……”李大夫看向一旁站着的壮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我住他们家对门,晚上周大娘急匆匆地来敲我门,说二柱子喊不醒叫我帮忙背过来,我当时背人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唉……前些日子见他好像没什么精神,问他是不是病了,说没什么事可能是干活累着了,谁知道今晚就……”

“呜呜呜我的儿啊……”

“周大娘晚年得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壮汉小声地叨了一句,见地上的妇人哭的凄惨,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今夜的月色很亮,照在前厅的地上,将妇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她半辈子的时间和情感,她的命,她心尖最宝贝的一块肉,她一半的魂魄重量,在一晚上化为乌有。

她就这么哭着,趴在儿子的身上,声嘶力竭。

在场谁也没有说话,谁也不知该安慰什么。月光似乎化成了水,随着妇人的哭声一阵阵的颤抖。

苏包静静地看着,忽然上前,伸手探向年轻男子的喉部。

徐太医不解:“苏公子?”

“这是灵息。”唐九阳说道。

“灵息?”

“打个比方,你面前是一个上锁的屋子,你在屋外,想要知道屋子内有什么,你该怎么办?”

徐太医迟疑了一下:“去找钥匙或者砸开门?”

“那如果你只能站在屋外的一个点,不能动呢?”

“这……”

唐九阳笑了一下:“灵息是将灵力当作眼睛,简单的说就是将灵力送入屋子,用灵力去触摸里面的东西,这样就算隔着屋子也能看见里面。”

徐太医闻言,一脸惊异。

“太医常在宫中可能不知,如今江湖上灵力出众者还是挺多的。”唐九阳拍拍太医的肩,转过头去看苏包,只见他皱着眉,一副凝重的神情。

“咋了包子,摸到啥了?”

苏包收回手,复杂地看了唐九阳一眼:“喉管部干涸如火烧之土。”

唐九阳想起了今日承光说的话:“和那个乞丐的一样……”

一时几人都陷入了沉默,最终徐太医忍不住了:“公子,你们说的什么乞丐……”

苏包看向他,顿了一下:“我若没说错,近日京城怪病其一便是,感觉身乏、无明显其他不适症状,以为自己只是小外感却迅速衰竭死去。死后一突出特征是,喉管部干涸,如同大火烧裂的土地。”

“李大夫,”紧接着,苏包又将目光转向另一人,“近日城中多人猝死,您可有对应此种怪病的法子?”

李大夫一愣,随后长叹一口气:“惭愧啊,惭愧,我虽早已注意到这现象,与其他大夫也一起商讨过,可真真是束手无策。书中也从未有过相似的案例……”

唐九阳看了妇人一眼,把三人拉到了一边,小声问:“这么说现在这病是不治之症?得了就必死无疑?”

李大夫:“目前是这样的,此病与正常疾病极难区分,一个病人未必能意识到及时就医,一个在下也实在无能……唉……”

“那这事儿得捂着啊。”唐九阳看向苏包,“这种怪病的存在若是传开,只怕会引起恐慌。”

徐太医点了下头。

苏包转身看了看还在抽泣的妇人,陷入了沉思。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5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