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茅草

今夜的月色很亮,照在苏包的身上,比平时更沉寂了几分。

“你打算怎么办?”两人走在回别院的路上,经过一座小桥时,唐九阳问道。

苏包站在桥边上,月光粼粼地倒映入他的双瞳。

“今年本就是坤土薄弱的年份,喉管部如干裂的土地,明显是人体坤土无法再吸收水分,至于迅速衰竭,应该是魂走了。坤土这么薄弱也无法再容纳魂魄在体内呆着。这种情况只有让坤土重新开始吸收养分,才能留的住魂魄。若是用草药,白茅根应是最合适的……”

“我不是问你这个。”唐九阳打断了他,“我是在问你打不打算救人,以谁的名义救,走不走官府报备?你忘了当年十大仙门为什么退隐,从此再也不明面上插手人间事了吗?”

苏包沉默了。

他有时候并不愿下山,因为一下山就一走一条框,规矩太多,还要被唐九阳时不时地碎碎念。

“包子,包子?”唐九阳见苏包不说话,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你好烦。”苏包转身就走,唐九阳笑嘻嘻地跟了上去:“你可是签了生死状下山的,我得看紧你不能让你丢了小命。”

苏包看了眼身边嬉皮笑脸的人,他差点忘了这家伙从不在乎别人的命,京城整个死绝了怕是也不会影响他分毫,骨子里头无情的很。

第二日,苏包一个人又来到了医馆,把白茅根一事告诉了李大夫,并让他转告徐太医。

“白茅根煮水,熬浓,多喝。”

李大夫将信将疑地记下了。

苏包出医馆后拐上了大街,到成衣店内挑了几件花里胡哨的衣裳,抱回了别院。

“站住,去哪儿了?”唐九阳横在门口不让进,他早上起来苏包就没影了,谁知道背着他干嘛去了。

“买衣服你也要管?”

唐九阳看了一眼他手上抱的五颜六色,神色忽然诡异:“你买衣服我是管不着,但是你买女人穿的衣服……你有相好了?”

“不是给女人穿的。”苏包躲开他进了门,径直往里走。

唐九阳大骇:“包子你还有这……这种癖好……”

“不是给我穿的。”

“少爷。”承光正好端着晾完衣服的空盆路过,见到苏包便叫了一声。谁知苏包径直地走到他跟前,把手里的衣服放进了盆里。

“去换上给我看看。”

唐九阳一愣,承光则是傻在了当场。

天赐在大老远听见连忙跑过来,抓起衣服看了看,坏笑着扯着承光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回头丢给苏包一句话:“苏少爷,保证完成任务!”

唐九阳一脸凝重地走过来,胳膊肘一抬,搭上了苏包的肩:“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

不一会儿,天赐拖着承光出来了。在场的几人都陷入了沉默。

承光只觉得脸上像抹了辣椒面,恨不得把脸皮割了。

“不错,就是还差点意思。”苏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天赐在一旁兴奋地摩拳擦掌:“差点儿什么苏少爷你说,我天赐手工给添上!”

他从小就被买回去当贴身侍卫,洗衣做饭打架样样在行,就连丫鬟们做的女红他也学的不赖!

承光死死地瞪着他,眼神化作利刃在他身上一刀一刀的剜,然而天赐全当看不见,一心只想搞事情。

苏包想了想,把天赐叫到一边,小声地交代了几句。

唐九阳和承光对视了一眼,承光涨红着脸拿袖子捂住了脑袋。

“噗。”

……

几日后,茶楼酒肆传闻京城新来一巫女,身形魁梧,声音粗犷,操一口外地方言,时不时出现在大街小巷中,预福言祸,广散灵茶,引得众多百姓前去围观。

几日后,降妖司门前来了一个手执花扇的年轻人。人来时,掌司依旧站在门口看着那株未开的海棠。

“我和你说过,京城不比其他地方,不是什么故事都能讲。”

“她留下来的故事,我为什么不能讲?”

“你执念太深了。”掌司摇摇头。

说书人缓缓地展开那把桃花扇:“我和你不一样,你有灵力,我没有。我不过是个说书的,也只想当个说书的。”

掌司细细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复杂的神色,最终也只是叹一口气,转身道:“进来吧,房间准备好了。还有,最好不要和仙门扯上关系。”

说书人沉默了一下,在掌司看不见的背后点了一下头。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5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