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妹

从京城到江南,寻常人走快马加鞭三四日能到,仙门中人多以御剑代步,一日便能到。然而唐九阳和苏包这一走,竟走了半个月。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江上淡淡地飘着一层花香,一叶小船随着日光缓缓地晃着,在透亮的水上起起伏伏。

船头摆个小炉,炉上一口小壶,咕嘟咕嘟地冒着藕红色的泡。

唐九阳探头看了看壶中的色泽,伸手提壶,倒了一杯,吹了吹烫口的热气,随后一饮而尽。

苏包躺在一旁,抬了下眼,又懒懒地闭上了:“无情铁嘴。”

“咳,这藕茶没咱东塘里的甜。”唐九阳吐了吐舌头。

“二位公子,这江面宽,到对岸去还要些时候。到了怕是快日落了。”船家一边撑着船,一边转过头来对两人说。

“日落又怎么了?”唐九阳问。

“最近对岸不太平,不知从哪儿来了一帮贼匪,经常打劫路人。二位公子上岸后尽快找旅店住下,晚上千万不要出门。”

“哎没事没事,那些个小毛贼都打不过我。”唐九阳摆摆手,“对了船家,你有没有听说对岸有个邪门的村子?”

“你们是说山背后的那个?”

“哪个山?”

船家伸手向远方一指:“就那座小山。那个村子可去不得呀!”

“哦?怎么说?”唐九阳来了兴致,端端正正地坐好。

“几年前一场大火,把村子烧了个干干净净,可之后听说被烧死的人又活了过来,现在还活着呢,你说邪不邪门?”

“那这几年没有人去调查此事吗?”

“怎么没有人!官府的人去了,听说呀,仙门的人也去了!可最终也没调查出个原因来。不过虽然那村子邪门,还是有大胆的人去那儿打水。”

“打水?”

“那村子有口井,井水特别甜,听说吃了能长生不老。不过也只是个传言,要我说,这世上哪有长生不老,反正我们这些人是万万不敢去那村子的……”

聊着聊着,夕阳不觉西斜,船家把船靠岸停下,唐九阳拍了拍睡着的苏包:“猪,别睡了,快起来,到岸了!”

苏包半梦半醒地跟着唐九阳上了岸,一路上打了不少哈欠,走走眯眯,时不时睁个眼看下障碍物。这样过了小半天,终于缓过了睡意,睁开眼看了看前面的唐九阳,又看了看四周茂密的树,似乎意识了不对劲,停下了脚步。

“我们在哪?”

唐九阳凝重地转过身,凝重地开口:“实不相瞒,我迷路了。”

苏包:“……”

“走岔了,错过了去镇上的路,所以咱们今晚得露宿野外。”唐九阳一脸严肃地说着,苏包只恨不得给他头上来一下。

“不过我刚刚看见前面有火光,应该是有人家,我们再走走,说不定可以借宿。”

苏包:“……”

唐九阳一边领着苏包往前走,一边叮嘱:“船家说这边有贼匪出没,你可得小心点,万一有危险你就跑,剩下的交给我来揍……”

说着两人就走到了火光处,凑巧和几十双眼睛打了个照面。

苏包扫了一眼这些人统一的莽汉粗布穿着,迟疑了一下:“莫非这就是你说的贼匪?”

唐九阳沉默了,缓缓地退了一小步,小声道:“我数到三,你就跑。”

“送上门来的富家弟子还想跑?”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阴阳怪气地叫了一声,两人瞬间被几十人团团围住,个个手上都拿着形状不一的凶器。

苏包看了看身后一个个狞笑着的贼匪,又默默地转回了头:“跑不了,堵死了。”

唐九阳心里郁闷的紧,不小心闯进贼窝,他一个人是能打一群,问题是包子也在,真打起来他怕照应不过来。

“啧啧啧,看看这身上穿的料子。”贼眉鼠眼的小个子把两人从头到脚都盯了一遍,“你们把身上所有钱财还有衣服都留下,脱光了就可以走人了,我也不为难你们。”

“喂喂喂脱光过分了吧!”唐九阳不服气地嚷道。

“哪儿这么多废话,兄弟们,上!”

不等二人反应,几十人一哄而上,挥着凶器就向二人砸来。

唐九阳将苏包拉到自己身后,一脚踹翻一个,夺过铁棍挡住了接踵而至的狼牙棒,余光瞥见苏包那头就要刺过来的剑,慌忙拉着苏包转了个圈挡住剑将那人踢开老远。

苏包就这样被拽着躲躲闪闪,正是眼花缭乱之际,忽然眼前寒光一闪,一个明晃晃的铁器照脸就要砸下来,他一愣,想躲却是来不及,背后唐九阳正应付着人叠人堆上来的贼匪,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偷袭。

铁器上的刺在眼前放大,苏包眉头一皱正要抬手,却见当空突然蹿出一个黑影,“嗖”的一声响,铁器连着贼匪摔出去百余米撞在树上吐了口血。

黑影侧踢完在地上翻了一圈,站起身轻快地拍了一下身上的尘土,随后转过半个身,双髻间的红绳乘风扬起,一双花点漆眼瞳月下闪着灼灼之色,见到苏包,交睫一笑,红绳束袖的手抬起将被风吹乱的秀发拂到耳后,踩着地上落叶的脆声走了过来。

眸如春桃展,肤若凝霜月。

一声御百鸟,一纸唤天雷。

苏包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她,一时竟有些发愣。

“包子哥!”少女兴奋地扑过来。

苏包猝不及防地接住,顺着惯性抱着少女转了个圈,把刚好处理完贼匪正要转身的唐九阳撞了个正着。

唐九阳吃痛地喊了一声,揉了揉被撞疼的腿埋怨:“你这丫头蹄子怎么这么硬。”

“大师兄!好久不见!”少女爽朗地一拍唐九阳的肩,就听他又是一声痛呼,“姑奶奶诶,你高抬贵手,高抬贵手,嘶……”

唐九阳揉着自己的肩:“这么重亏包子抱得动你。”

“哎你几个意思?”少女揪了下唐九阳胳膊上的肉,桃花眼一瞪。

“嘶你又揪我,你老揪我,你怎么不揪你包子哥?”唐九阳痛的“嗷”了一声,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肉。

“你皮糙肉厚的不揪你揪谁?”少女理直气壮地顶了一句,就见四周倒在地上的贼匪歪歪扭扭地爬了起来,她环视了一圈,不由纳闷:“这儿什么情况,大晚上你们跑贼窝来干嘛?”

“我还要问你什么情况,大晚上你跑贼窝来干嘛?”唐九阳上下看了看少女,“你不会是偷溜下山的吧?”

少女清了清嗓子,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你管我为什么在这里,不过夜色已深,附近也没啥歇脚的地方,我看这儿就不错。”说着,她径直走向躲在暗处的贼眉鼠眼的小个子,一把将他拎起来:“去给我们弄点吃的,再收拾几个床铺,我就饶你一命,不然,你们这些人的脑袋,放在官衙上当花瓶也不错。”

“是……是……”小个子吓的浑身颤抖,连连点头。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5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