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公众号天医宗 一个小故事和一个大故事

一个小故事和一个大故事

昨天,在群里看到一则小故事。
 
 2021/10/14 18:16:10
前天关系很好发小的父亲虚岁84岁,凌晨去世了,我刚好休息在家,就约的朋友下午四点过去家里祭拜。三点半左右左少海穴附近疼痛难忍,根据经验,估计是发小的父亲,我就说,叔叔,我过会儿就去××小区祭拜您。说了几遍都不管用,最后想了想加了一句: 叔叔阿姨放心,以后她有事的话我会尽我的力帮助她的。瞬间疼痛消失了……
 
 
“根据经验,估计是——”,看来,这位朋友以前经历的类似事情不少啊。
 
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的。
 
比如,中秋节后,有孩子发烧,怎么治疗都无效,于是,其家长想起来,中秋节没有回老家去,且连电话也没打一个,会不会是祖宗找来了?于是,念叨几句,眼瞅着孩子的发烧就往下降了;赶紧又给老家亲人打个电话,然后,孩子就顺利往下退烧了。
 
再比如,某天傍晚,一家人聊闲话,某人说起某个过世亲戚的事情,说他生前小气之类,很快就觉得浑身难受,不得不躺着了。估计是那亲戚听到了,附身了,于是,赶紧祷告几句,就又迅速恢复了。
这样的事情,简直比比皆是。
 
有人可能要问了,咋判断是正常疾病还是附身呢?
这个,实在不好回答。比如,本文开头的例子,主人公遭遇这类事情多了,有经验了,一下子就知道是被附身。是谁呢?这个好猜一些,她正好要去祭拜她发小的父亲,所以,首先就猜是她发小的父亲了;而她发小的父亲找她来,显然是有所求。求啥呢,最可能就是求她照顾她的发小—-所以,她允诺一番,她发小的父亲自然离去。
 
现在设想一下:假如她不相信迷信,而是把她的左少海附近疼痛难忍当做寻常疾病,那么,后果会怎样呢?
 
当然,这左胳膊疼痛难忍,是个小故事了,或许,就是不治疗,见她迟迟没什么表示,那鬼魂也会自动离开的吧—–毕竟,那鬼魂就想要她一句承诺而已,得不到承诺,也未必就会一直坚持,从而疼痛看着会像自然消失了一样。
 
接下来,给大家讲个大故事—–说故事大,是指症状的严重程度。
 
这是我自己家的故事。
就是今年,七月半过后的一周,某天,半夜三点多,母亲敲响了我的房门。她说,她的后背剧痛,实在无法忍受了。
当然是赶紧起床给她处理。
看了眼时间,按照时间分析,我给她贴了一些穴位。贴后,她就觉得轻多了。能够笑嘻嘻的跟我聊天。她说那疼起来真的厉害啊,若是疼到晚上,她就没命了。
我以为,按照时间分析处理后,她明显减轻了,那就是时间的因素导致。
那整个白天,我在她身边,或者我家先生在她身边的时候,她都不感觉很疼,但是,离开我们俩一两小时,她就说疼的很—–这让我产生了疑心,觉得不太像正常的疾病,她很可能被附身了。鬼魂大概怕我和我的先生,所以,我们俩出现,就离她远了点,从而,她就感觉减轻许多。—–会是谁附身她了呢?七月半才过一周,十有八九,是我自己家的祖宗。
那天傍晚,一家人吃晚饭,母亲就坐在我边上,她说,她的后背,还是很疼,象背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我突然就火了起来,砰的一下敲了桌子,直接张口就问:是哪个跟着我母亲?有什么问题不能托梦来?不知道跟着人人会很痛苦吗?—–诸如此类,我表现的很凶。
就在我凶起来的刹那,母亲说她眼前一黑,然后,嚎啕大哭—–说实话,我当时内心里也有点发愣的,听那哭声,好委屈啊;可是,问是谁,有什么事,又不说,就是哭着,哭了好一会才停—–停下来后,母亲说,那不是她哭的,她压根不想哭。
想到可能是我家的祖宗,而那哭声又委屈的很,我疑心应该是有事找我—–可是,会有什么事情呢,没听说老家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母亲的症状是后背象压着大石头巨疼,我的祖宗当中,就两个生前有背疼的情况的(常规说法,生前什么病,附身后,就会表现为什么病)—–我决定打电话回老家去询问一下。
首先打电话给生前后背疼的亲戚家人,询问这亲戚家人有什么事情吗或者这亲戚有没有托梦之类。
这亲戚家人说,七月十三,这亲戚托梦给他孙女,说屋子漏,不能住了。七月十四,他孙女和女儿去上坟,见到墓上有条小丝丝的裂缝,有一角落也坏了,但是,没当回事,祭拜后就回去了,没有说给他修墓之类。
这就是了—–就是这亲戚了。他的墓穴坏了,无法居住了,托梦给他自己家人,他们没有上心,于是,他就找到我这里来了,生前,他有困难的时候,都是找我帮着处理的,所以,去世后,他仍然找过来了—–古人说,伺死如伺生,其实,就是说去世的人,跟生前,差不多的,所以,就能跟生前那样,对待去世的人。
他居住的地方坏了,所以,哭起来无比的委屈—–可能因为我家人体质较强,无法托梦,所以,他就附身于我母亲吧,指望着我们能够自己发现他的诉求。
知道是他,我直接说,我会帮他解决好这件事—–以前他的墓地,我觉得风水有点欠缺,所以,趁着这回,决定给他重新买个墓地搬迁。—–我打电话给他的家人,指导他们去给他重新购买墓地,一周后,就买成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我允诺给他解决墓地问题后,母亲就说后背不疼了,说累了,要去睡觉,当时是七八点钟。—–当晚,她睡得很好,之后,也都很好了。
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至今,想起母亲那天的后背巨疼,我还心有余悸,所以说这是个大故事—–详细写出那天的事情,也是希望给人有所启发吧—–首先,那是七月半刚过不久,如果涉及鬼附身,那十有八九跟自己家祖宗或者祖宗亲戚有关;然后,鬼魂生前的疾病,附身后,会体现在被附身的人身上,所以,可以根据被附身的人的症状,来推测,最可能是哪几个或者哪个祖宗;接着呢,就是设法去猜测或者了解,这祖宗可能有什么诉求了—–能解决的当然是帮着解决。
 
疾病真是复杂啊,大家想一想,如果我没有研究医学,而是只能生病时候求助医院—–那么,像上述我母亲那样的后背象背着大石头样的巨疼,送到医院里,会怎么治疗呢?—–不敢想象!
 
还有许多小故事,和许多大故事,大家就当民间故事看吧。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天医宗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632

闲聊:葫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