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十四章 不老村(四)

第十四章 不老村(四)

“你们莫非是……仙门的人?”

不远处的树背后走出来一个老人,显然是把方才两人的对话听得完整。

苏包转头,略微诧异,这是来到这里第二个主动和他们搭话的人,第一个是那个小姑娘。

“您是……”

“我是旁边村子的,我来看我的小外孙……你们……要来看看吗?”

意料之外的邀请,但两人还是跟着老人穿过半个村子,来到了一处民居。门前一个少妇正抱着婴儿逗玩。

“这是我闺女。”老人介绍道。

少妇抬头喊了声“爹”,目光掠过苏包和唐九阳,并未打招呼,低下头继续逗婴儿。

老人看着少妇和婴儿,眼中流露出怜爱,却也掺了些复杂的神色:“五年了,他们一点都没变。”

“能和我们讲讲这个村子吗?”

老人听到苏包问,只是叹口气,摇摇头:“还有什么好讲的呢,既然你们是仙门的人,来这里之前也应该知道情况了,以前也有几批仙门来过,什么也没查出来。”

“村里那个叫小芳的孩子,您认识吗?”唐九阳想了想问道。

“小芳?”

“就是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大概这么高。”唐九阳用手比了一下,“看起来不是很活泼。”

“啊那个孩子……我有听过她,也是个苦命的娃。爹娘整日吵架,那孩子一直不爱说话,也不和村里其他小孩玩,有时候那些小孩管她叫妖怪。”

唐九阳一愣:“妖怪?这怎么说?”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看这个村子的人都不怎么喜欢她,唉也是作孽,跟个孩子较什么劲呢。”老人皱眉说着,望了望天色,忽然变得匆忙:“天不早了我该走了,这个村子入夜会变天,你们自己注意点。”

两人看着老人急急忙忙离去的身影,隐隐感到有些怪异。

“晚上陪我提神,我倒要看看这怪村会变什么天。”唐九阳勾着苏包回到了小姑娘的家。

晚饭后,两人坐在屋顶上,安安静静地等着夕阳最后的一点余光消逝。寂静的村庄时不时传来犬吠,晚风逐渐冷却,夜空无云,星辰大片。

等了许久,不见动静。

唐九阳打了个哈欠,撑着下巴歪过头看身边被月光淹没的苏包,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我脸上有花?”苏包转头,眼中倒映着月亮的清光。

“你和小时候长得不一样了。”唐九阳眯了眯眼,“小时候多胖啊,那脸盘子圆的,跟个包子似的。”

“噗。”屋顶另一头传来少女的笑声,只见桃桃不知何时爬了上来,“那你也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小时候多黑啊,跟块儿炭似的。”

桃桃走近,坐在了唐九阳旁边。

“那孩子呢?”

“睡着了。不过她说她爹娘出门,到现在也没见人回来。”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村子的人真的全死了,那我们现在应该算坐在坟堆里。”唐九阳阴恻恻地凑近桃桃,神情阴森恐怖。

“我才不怕,我又不是小孩子。”桃桃回了他一巴掌。唐九阳委屈兮兮地倒在苏包怀里假哭:“你看看这个臭丫头她又打我呜呜呜……”

苏包摸摸他的脑袋,正想说什么,忽然天空炸开一声响雷,刚才还晴朗的天转眼阴沉下来。

“变天了?”唐九阳一个激灵站起身。只见天空密密地盖了层黑云,

苏包皱了下眉:“灵气,更浓了。”

“我去看看小芳。”桃桃放心不下只身睡在屋内的小姑娘,跳下房顶跑进屋,却意外地看见一张空空的床铺,“这……”

“包子哥!大师兄!”

“怎么了?”唐九阳站在屋顶看向底下慌张的少女。

“小芳不见了!”

“什么?”

“分头找。”苏包跳下房,分了方向。

越来越浓的灵气让他心中暗暗产生一个想法,关于五年前一个只存在了极短的时间的传说……

三人分头搜遍了整个村子,夜晚的村庄安静得可怕,一炷香后,桃桃在溪边和苏包碰了头。

“没找到。”她摇摇头,四周的灵气比白日浓的多,如果说白日还是一碗清汤,那么现在村中的灵气浓稠得仿佛一碗厚粥,这让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止那孩子,村里其他人也不见了。”唐九阳急匆匆地从远处跑过来,他在找人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便擅自闯进一户人家看了看,每个房间都空空如也,紧接着第二家,第三家也是如此。

“走开,你这个妖怪,快走开。”溪对岸突然传来小孩子的闹声,三人迅速转身,发现对岸不知何时多了一群孩子,而小芳赫然在里面,面无表情地站着。

“小芳?”桃桃正想上前去却被苏包一把拽住。

小芳忽然转过身,和苏包对上了眼,一双眼瞳冰冷的毫无感情。

又是一阵吵嚷声,四面八方走出了许多村民,互相争执着,吵着,闹着,甚至在路上扭打,和白天安宁的样子截然相反。

“这……发生什么了?”桃桃难以置信地看着互相争吵的村民,这和她白天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这应该不是现实。”苏包盯着小芳冷漠的双眼,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孩子很可能就是整个村庄怪事的根源。

“你们快看房子!”

苏包和唐九阳闻言看过去,一簇火舌由房屋背后窜出来,迅速地蔓延开,像一个深渊巨口,将一切能燃烧的东西尽数吞下,猛兽一般攀爬在各个屋顶,将漆黑的夜空烧得通红。

争吵的村民忽然不见了,对岸成群的小孩儿也消失,只剩小芳一人如空气一般站在原地。

“这难道是……五年前的那一晚?”桃桃睁大双眸,一脸震惊。

“桃桃,裙子!”唐九阳低了下头,猛的瞥见桃桃的裙角燃起的一小撮火苗,想也没想一脚踩上去,恰好桃桃转身,步子一乱摔进了小溪里。

冰凉的溪水糊了一脸,桃桃甩甩头,抹掉脸上的水,一睁眼却被大亮的光线刺得眼疼。

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桃桃愣在了原地。

床?被子?屋子?她是谁?她怎么会在床上?

“你醒了?”小芳端着一盆水走进来,“不早了,我以为你要睡到中午。”

“小芳?”桃桃怔了怔,呆了一会儿,挠挠头坐起来,“昨晚打雷了吗?”

小芳疑惑地看看她:“没有。”

是梦?

桃桃只觉得头上一团乱麻。

“对了,那两个哥哥昨晚不知为何睡在房顶。”小芳站在门口指了指外面。

桃桃一听连忙跳下床,火速冲到屋外,只见苏包和坐在屋顶上抵肩而眠。晨起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一片祥和安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