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十五章:不老村(五)

第十五章:不老村(五)

少女跳上房顶,一边耳朵揪一下:“起床啦!”

唐九阳猛的惊醒,嘴里还嚷着“裙子裙子”,定睛一看少女的裙子完好无损,再一看身边的小溪变成了屋顶,不由纳闷:“这咋回事儿?我做梦了?”

“看起来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桃蹲下身,小声地说。

“这……”唐九阳愣了一会儿,见苏包还在睡,便推了推他:“包子,醒醒,起床了。”

然而苏包似乎睡的很深,任他怎么摇都不醒。

“包子哥,包子哥!”

“你掐他一下。”唐九阳向桃桃使了个眼色。

少女犹豫了。

“哎你这丫头平时掐我掐那么起劲,让你掐包子一下舍不得了?”唐九阳忽然有些郁闷,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差别待遇怎么这么大。

“谁谁谁舍……舍不得了……”桃桃感到双颊在微微发烫,硬着心下了手。

毫无反应。

唐九阳怀疑地瞅了眼桃桃的爪子:“你用力了?”

少女梗着脖子理直气壮:“我用力了!”

他沉默了半晌,幽幽地冒了一句:“那这出事儿了啊。”

“那……那怎么办啊……包子哥……”

唐九阳瞥了她一眼:“慌什么,不还有我呢吗。”说完,四下望了望:“那个孩子呢?”

“刚才还在的。”桃桃站起身,发现院子里并没有小芳的身影,跳下地四周找了一圈没找到,于是冲唐九阳挥了下手,“我出去找找。”随后便一样的跑远了。

唐九阳看看熟睡的苏包,叹了口气,把他抱进了屋内。

今天的阳光和昨日一样明媚。

桃桃一路轻功寻到了小溪边,只见小芳正蹲在水边洗菜,对岸两个妇人兴高采烈地正聊着什么。

“小芳!”

小姑娘听到抬头,看到急急匆匆的桃桃,有些不解:“怎么了?这么急?”

少女正要说话,对岸妇人的话突然闯进了耳朵——

“你家媳妇儿的肚子可真争气,生了那么一个大胖小子,这回把你乐着了吧,我看你啊,做梦都能笑醒。”

“哎哟可不是嘛,你还没来看过吧,待会儿上我家瞅瞅去,那小胳膊小腿儿肥嘟嘟的。”

妇人的脸上洋溢着欢喜。

桃桃一愣,这话……好熟悉……

一个诡异的念头浮上少女的心头,可她却无暇细想,抱起小芳一个加速便腾了空。

小芳显然有点意外,温暖的风在耳边擦过,小姑娘惊讶地问了一句:“姐姐你会飞?”

桃桃迟疑一下,问了她另一个问题:“你爹娘还没回来吗?”

小姑娘眼中浮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爹和娘早上一起出门了。”

……

苏包完全没料到桃桃摔进小溪后会消失,甚至唐九阳也跟着一起不见了,而这一切就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

巨大的火舌从路头舔到路尾,一口一个将屋子拆吃入腹。互相争执的村民消失在了火中,当场只剩下苏包和小姑娘两人。

两双冷的眼,互相望着对方。

小姑娘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无动于衷,火光映在冰凉的眼瞳中也并未添上分毫暖意。

苏包走到她跟前,蹲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摇摇头。

“今年几岁了?”

她依旧摇摇头。

“你知道自己是人吗?”

小姑娘微怔,双瞳尽是迷茫。

苏包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我给你讲个故事。”

女孩儿这次点了点头:“我喜欢听故事。”

“十几年前,仙门中曾传闻有灵核临世,但谁也算不出这只灵核会出现在哪里。直到五年前,各仙门的观灵台都出现了异常的波动,但很快便恢复平常,当时在仙门中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只是后来再没什么动静,大家渐渐就不再提这事了。”

“灵核?”

小姑娘明亮的眼睛睁大了一些。

“就像水会凝结成冰,灵核是很多很多灵气凝聚的产物,是世间极其珍稀的东西。也是每个仙门都想得到的东西。”

“很多很多?”女孩儿歪了下头。

苏包从地上捻起一小撮尘土:“你看,如果这每一粒尘土是一小团灵气,那么灵核就好比那座山。”

女孩儿顺着苏包的指向望向远方的山。

“一个灵核需要多少灵气,就像一座山需要多少粒尘土。”

“好多……”

“我想当年仙门找不出灵核位置的原因,是这只灵核入了凡胎,也就是,这只灵核投胎成了人。一旦有了**的掩护,灵核的气息便会潜藏,所以很难被察觉。五年前的那次波动,是因为灵核的气息开始泄露,这说明藏着灵核的**一定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小姑娘陷入了沉默。

“关于五年前的那场火灾,你还记得多少?”

“我……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

“你记得。”苏包肯定地说道,“降妖司不可能给错误的消息,这个村子早在五年前就被毁了。所有人都死了,除了一个逃出去的女人,还有你。”

“我……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在睡觉……我醒的时候谁都不在了……”小姑娘茫然地摇着头。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踏进的这个村子,它不是现实,只是你的记忆,对吗?”苏包试探着问道。

小姑娘只是呆呆地摇头:“我不知道……”

“那个安宁的村庄,和现在这里烧着的大火,都是你的回忆,你无意识的让身边的所有事物都回到从前,所以从一开始这里就是个幻境,甚至现在站在这里的你,也不是真实的你。”

“我……”

苏包笑了笑,眼中带上了一丝温度:“五年了,该醒了。再不醒,等体内灵气枯竭的那一天,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如果……时间永远停在那一天就好了……”她的眼眸暗了暗,自言自语般地喃喃着,“太阳很好,爹娘早上没吵架一起出的门说买布给我做新衣服,可是第二天,谁都不在了……”

“你其实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今年几岁。”苏包望进小姑娘的眼睛,那里清明透亮却又混沌一片,莫名地笼着一层厚厚的迷雾。

“他们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妖怪……”

“你是人,不是妖怪。”苏包捏了一下小姑娘的脸颊,清冷的声音比平常温润得多,“醒过来,我带你回家。”

“回……家?”

苏包点点头:“回家。”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16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