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十六章:不老村(终)

第十六章:不老村(终)

唐九阳盯着熟睡的苏包,一时陷入了沉思。

昨晚上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事?

如果是梦,为什么他和桃醒了包子却迟迟不醒。

如果真实地发生过,那他和桃桃现在所见到的,是现实还是虚幻?

“大师兄!”桃桃风火火地抱着小芳闯进门,“我找到她了!”

被打横抱在少女怀着的小姑娘一头雾水。

“我怀疑,我们在幻境里。”唐九阳慢腾腾地转过身,一脸正经。

“啥?”

“说起来死了五年的人本来就不可能活着,活着的人也不可能五年没有任何变化,这个村子本就不应该存在,但它确实存在着,就说明它是个假的。”

“可是……”桃桃低头瞅了眼小姑娘,小姑娘眨了眨眼睛。

“如果是幻境那一切都说得通了,包括我们昨晚上的梦。问题是……我们到底从哪里走进幻境的。”唐九阳低头思忖着,一路走来没发现哪里气息不对劲,更何况这个村子的灵气充沛得令人心旷神怡。

他现在甚至开始怀疑碰到的那窝贼匪是真是假。

“那包子哥他……”

“我觉得,要么是我们俩在幻境里,要么是包子在幻境里,要么是我们三个都在,还有更糟的一种情况,我看到的你不是真的你,你看到的我也不是真的。”唐九阳说着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特别在看到桃桃傻在了原地后,他笑得更开心了。

桃桃什么也没说,放下小芳,拎起腿边的凳子就向他砸去。

唐九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徒手接住,一脸惊魂未定:“你干啥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大师兄?”

“喂喂喂,你这丫头……”唐九阳一边躲着桃桃的招式一边绕着桌子逃,“幻境中的人像基本都是你记忆里的人,你要是在幻境中看到我,当然是你记忆里的我,这你能试出啥来……”

桃桃忽然顿住,面色有点诡异:“那……照这么说进了幻境就出不去了?”

“嗯……原则上来讲,每个幻境都会有一个源头,只要找到这个源头……”

一旁的小姑娘忽然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爬上床,在苏包的身边睡下。

唐九阳和桃桃愣愣地看着,四周一时陷入寂静。但这份安静持续了没多久,便被屋外的一阵吵嚷声打破。

院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对男女,情绪激动地争执着,从磨剪子一类的琐事吵到外出挣钱的大事,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还掺进了其他的杂声。

“我娘说你是妖怪,我们不和你玩儿……”

“快走她是妖怪,她能和动物说话……”

“她是妖怪,她是妖怪……”

争执声、碎语声像一团乱麻混在一起,传入脑中迅速涨大,烦躁、不安、慌乱……桃桃难以忍受地捂住耳朵:“吵死了,吵死了!”

“桃桃。”

忽然一道声音像浸着碎的冷刃在脑中割了一刀,少女一时僵住,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怔怔地抬头,只见苏包和唐九阳站在前方看她。

“你们……我……”桃桃望望四周,房间还是哪个房间,只是桌椅墙壁似乎荒凉了许多年,到处都趴着厚厚的一层灰。

“这……”她呆立在原地,发愣间视线碰到了苏包身后的小小的身影,“小……小芳?”

小姑娘闭目蜷缩在在床上,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这房间的每一处都破败不堪,唯有她身下的床铺干净如初。

明媚的阳光从积着尘土的窗格透进来,在她的身边扑上一层金色的细尘。

桃桃一时竟觉得恍如隔世,转身跑出屋子,一眼望去杂草丛生,凌乱的植物安静地躺在微风里,四周依然一片安宁,只是少了一些人烟,多了几分荒芜。

“她在这里睡了五年,从我们踏进村子的那一刻起,走进的就是她的梦。”苏包缓缓地走出门,看着桃桃的傻愣着的背影说道。

“可是……刚才……大师兄……”桃桃转身,看看唐九阳,“你刚才被我打了吗?”

唐九阳一脸莫名其妙:“没啊。你这丫头怎么天天想着打我。”

桃桃一愣,究竟从哪里开始是真实的事,她已经分不清了。

“这孩子怎么办?”唐九阳看向苏包。

“带回宗里。这孩子是灵核转生,虽然这五年来不断释放灵气维持这个村子的‘存活’已经很虚弱了,但既然还活着,就说明根基尚存,带回去好好养养以后说不定是个人才。”

“行。这下事情结束了,咱去镇上好好吃一顿!在幻境里吃的也不知道是啥东西,饿死我了。”唐九阳说着,轻手轻脚地抱起床上的小姑娘,“这孩子,没啥重量。”

苏包笑了笑,走到桃桃跟前伸手晃了晃:“回神了,我们该走了。”

“啊?”桃桃明显没反应过来,她现在整个人都很错乱,到底哪里是真哪里是假?幻境又是怎么解除的?

“这世上的事,真真假假,有时候没必要分那么清楚。”像是猜中了她的心思,苏包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走啦走啦,咱快去找吃的。”唐九阳催着两人。

桃桃依然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看看走远的师兄们,才后知后觉地快跑几步跟上。

唐九阳怀里抱着沉睡的女孩儿走近几步,小声地问道:“包子你怎么把这个幻境搞定的?”

“这个幻境是灵核散发出来的灵气维持的,只要把灵气全部逼回灵核体内,幻境自然就没了。”

“啧,你怕是又得睡上好几天。”

苏包瞥了他一眼:“你呢?我看桃桃的反应她好像没和你在同一个幻境里。你看见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见,谁都不在,什么也没有。”唐九阳平淡地说道,“起火的时候我们应该还在一起。那之后,我就剩一个人了。”

……

江水南岸有村落,桑田池竹,犬人家。外人言其村不老,其民死而又生。

江水南岸有村落,有女童,五年日夜做一梦,梦中江水南岸有村,桑田池竹,鸡犬人家,外人言其村不老,其民死而又生。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21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