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天医神令之传世医案 第五章:三人行

第五章:三人行

回山十几天,御灵轩,一男子躺在高高的大树上晃着一只胖葫芦,懒洋洋地半眯着眼:“我有一壶酒~”

苏包正巧路过,视线掠过藏在梨花里的唐九阳:“醒醒,你那是藕茶。”

“啧,干嘛拆穿人家,你这个糟小伙子真讨厌。”

唐九阳坐起身,薅起一把梨花就往下砸,花瓣零零散散地落了苏包满头。

“真无聊,你要干嘛去,带我一个。”

苏包不紧不慢地拂去身上的梨花屑:“隔壁小道长来讨几个字,我写完给他送过去。”

唐九阳撑着脑袋看他一路走进屋,嘿嘿一笑:“山下千金难求你一字,你要是拿字去卖钱,指不定现在正睡在钱眼里。”

“物以稀为贵,写多了就不值钱了。”苏包隔着窗回了一句。

微微吹过,唐九阳打了个哈欠,懒散地躺回去继续眯着。直到苏包抱着两支卷轴出来,他才伸了伸懒腰,跳下树来。

“我跟你一起去。”

唐九阳是天医宗内公认的最大跟屁虫——掌门师兄走到哪儿,他便要跟到哪儿。而桃没事儿的时候见到两人一定会跟着,再有便是宗内的一只橘猫。

这只猫长得肥头大耳浑身肉呼呼,脸盘子有小碗大,每天早晨都会趴在山门头上睡觉,其余时间便在宗内到处转悠。

没人知道这只猫今年多少岁,只是几百年前建宗之时便有人见过它,如今宗内弟子依然能经常看见它,特别是苏包进山之后。三人一猫经常排成队在山里四处逛。

苏包抱着卷轴,领着大跟屁虫一路走到山门。等在那儿的是三个十余岁的小孩儿,小胖子和星河是其中之二,剩下一个素衣青衫,头上盘着一个包子用木簪横穿。

“道长,你今天不陪我玩儿吗?”

“今天不行,还有,我叫道长(chang)。”

“都一样都一样。”小胖子憨憨地笑着。

茅山是道教圣地,道长便是附近山上乾元观中的小徒弟,自从和小胖子认识后便一见如故,经常跑过来玩儿。

苏包把卷轴交给他,道长接过后行了个礼,转身要走,小胖子一把扯住他的衣角。

“时间还早真的不留下来玩会儿吗。”

道长回头看了看他,拽回衣角:“师父命我尽早把字送回去,我过两天再来。”

“好吧。”小胖子老气横秋地叹口气。

道长盯着他光溜溜的脑袋,犹豫了一下:“我下次来会给你带礼物的。”

“好!一言为定!”

唐九阳看看突然乐呵起来和道长挥手道别的小胖子,忍不住摸了把他的光头:“行啊,这才多久,交朋友交的挺远。”

小胖子把他的手扒下来做了个鬼脸,随后高高兴兴地拉着星河跑走了。

唐九阳不知为何忽然有种当爹的心境。

“今天晚上吃啥?”回去的路上,他懒洋洋地问。

苏包:“白。”

“就白粥?”

“就白粥。”

唐九阳砸吧砸吧嘴,摸进山林捉了只野

……

这十几天来,星河像是被小胖子拴在了手上,到哪儿都要带着。很快他便发现这个女孩儿几乎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认识。

“这是什么?”

小胖子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星河指着的东西。

“芦苇,根可以入药,叶子能拿来包粽子,新长出来的小尖尖剥剥可以吃,像笋一样。”

“这又是什么?”

“蒲,会开像腊肠一样的花儿,它的根能吃,炒炒挺甜的。”

“那是什么?”

“黑水鸡,那个塘里有一群……”

小胖子挨个解释着,他感觉这几天仿佛说尽了自己毕生所学。

“星河,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女孩儿看向他。

小胖子挠挠头:“你以前……家住哪儿?”

“我不记得。”星河淡淡地说道。

小胖子想了想,觉得女孩儿可能是失了忆,所以才有这么多不懂的东西。

“没事儿!这里就是你的家!”

星河没什么感情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几天后道长如约来找小胖子玩儿,还带来了约定好的礼物。

小胖子:“……这是什么?”

“一顶假发套。”

“你哪儿弄的这种东西?”

“以前山下集市上买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出来。”道长一脸认真,“套上看看。”

“俺不!”小胖子决绝地抵抗着,“打死俺也不要戴……啊啊啊啊啊……”

双手忽然被捉住,小胖子回头一看竟然是星河,而他竟然挣脱不开那双小小的手。

道长很顺利地把假发给他戴上,可尺寸却并不合适,使得小胖子看起来就像一个矮蘑菇。星河“噗嗤”一声笑了。

小胖子看着愣了愣,放弃了挣扎,傻傻的跟着一起笑。

这是他第一次见星河笑。

师妹,笑起来真好看。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2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