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宗 不生病的智慧2 50.大多数人对乙肝的认识都有误区

50.大多数人对乙肝的认识都有误区

11.大多数人对乙肝的认识都有误区

我们大多数人对乙肝都有一个非常大的认识误区:只要乙肝患者身体有不适,就怀疑是乙肝病毒所致;而只要有一些指标吻合,很多医院往往也只采用乙肝治疗方案,结果致使乙肝患者身上一些与乙肝病毒无关的疾病也被误作乙肝治疗,从而给乙肝患者带来了极大的心理负担,甚至因为这些治疗而受到巨大的伤害。

乙肝,始终如一根锋利的长针,深深插在我心头的某个角落。我总是努力避免看到这两个字,避免触动这根尖利的长针,以免心被再次刺痛。

我本来不想写出以下的文字,更不想再回忆往事,但无论我如何小心翼翼,也无法做到完全封闭自己,因为父亲,因为众多像父亲一样身陷苦海的患者,我无法回避。但不论回忆往事多么痛苦,我想说,面对乙肝,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努力。

虽然,到现在我还未找到根治乙肝之法,但是,在苦苦寻找的过程中我却发现,如今大多数人对乙肝都有一个非常大的认识误区:只要乙肝患者身体有不适,就怀疑是乙肝病毒所致;而只要有一些指标吻合,很多医院也往往只采用乙肝治疗方案,结果导致一些与乙肝病毒无关的疾病也被误作乙肝治疗,从而给乙肝患者带来极大的心理负担,有些人的身体甚至因为这些治疗而受到巨大的伤害。作为一个医生,我在此写下我父亲的故事,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警醒和启发。

我的父亲在42岁那年,因劳累过度,突然有一天感觉身体不适,到医院后,被查出患有乙肝。

很多医学书中都记载,乙肝有多少多少癌变,有多少多少肝硬化,乙肝很容易传染,乙肝没有治疗方法……于是恐怖一下就笼罩在家人的心头,而我父亲的性情更是从此彻底大变。

那时,父亲正当壮年,查出乙肝之后就整日生活在惊恐之中。感冒了,怀疑是乙肝导致的免疫力降低;腹泻了,怀疑是不是脾已经肿大;腹胀了,立即怀疑是肝功能异常;牙龈出血,身上有红点,他说那是肝脏已经硬化!我可怜的父亲,整日对着那些所谓的肝病治疗书籍独自琢磨,一条一条地在自己身上对照,还不愿向家人诉说。可恶的乙肝病毒,像一座大山一样始终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

那时候,医院里还很少见到抗病毒的药物,父亲只能去寻求中医医治。每年的秋季,他的肝功能便会出现异常,于是就去找中医,连续服用半年中药……现在想起来,他每年秋季肝功能就异常,完全是深信民间那些“夏日需要进补”的传言而吃了太多黄鳝和鸡的原因。因为对医学的无知,他白白多服了多少年的苦药啊!所以,患乙肝的朋友们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食用黄鳝、鸡和

几年之后,在外地的我突然接到父亲的来信,希望我回家看看。我赶紧请假回去,到家后,却得知父亲已去上海治疗,邻居们说,父亲病重已经半年,天天呆在屋内不愿外出,经常与母亲相对而泣。他们又怕儿女担心,始终瞒着我们,后来,叔父回老家看到这个情况,便赶紧带他到了上海一家大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是早期肝硬化、糖尿病。当时,父亲血糖高达22,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当时,父亲身上没带够钱,只能无奈地拒绝了住院治疗。后来,医生开了胰岛素要求他自己带回家注射。父亲从上海直接来到我家,母亲也陪着一同前来。住了十几天,父亲病情逐渐好转。当时正逢暑假,我看父亲的状况还不错,便留下足够的生活费用,带女儿出了一趟远门。一个月之后回来,却听弟弟说父亲已在一天前被紧急送进医院。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肝功能异常,需要住院治疗。

我立刻赶往医院,这时父亲的状况和我走之前相比差了很多。我仔细询问母亲,得知他们整整一个月的饮食花费竟然没超过百元。他们说因为天太热,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所以花费很少。我想,这是一个因素,但恐怕更多的原因是老人想为我省钱吧。在饮食上如此节约,父亲的疾病怎么能不加重?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多少人已经犯了或正在犯我父母曾经犯过的错。治疗疾病,正确的饮食是第一要素,忽略了正确饮食的作用,这是真正犯了医家的大忌。

住院后,父亲的情况更糟,天天腹痛。5天之后,他已脱了人形,病情垂危,我心里焦急万分。在主任查房时,我在一边轻声提醒:“家父年老久病,给他用药是否太重?”查房结束后,主任叫我过去,问我在哪所医院工作,然后提笔把处方改过。之后,父亲的病情开始日渐好转,慢慢地也能够下床走路了。当时,我已经山穷水尽,钱全部花光了,能够借的亲戚都已借遍,最后只能选择让父亲回家休养。想起父亲刚住院时,肝功能只有几项异常,而出院的时候,肝功能报告单上却无一项是正常,有医生私下好心提醒我说:“你父亲的生命很难超过两年。”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的痛苦何以言表!

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疾病,我天生不信邪!

饮食对于人体的健康而言,是重中之重。回家后,我详细询问母亲在老家时父亲的日常饮食。想来惭愧啊,当我稍知世事后便外出求学,后来在外工作,每年陪父母的时间实在太少太少,作为女儿,我竟然对父亲的日常饮食起居一点也不了解。母亲说,父亲平常早晚喝稀饭,中午的菜大多是青菜烧猪肉,每年夏天时吃些鸡肉和黄鳝,其他东西基本不吃。父亲饮食如此单调,身体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呢?当时,我努力搜寻脑子里的所有医学知识,决定采取以下方案:

(1)不让父亲再吃猪肉,理由是以前吃得太多了。

(2)每天早晚,用海带、青菜、蘑菇炒上一盘作喝时的小菜。理由:西医说海带含粘多糖,可增强人体免疫力,可以抗病毒,还含多种微量元素;中医说海带清热利水、软坚散结,对硬化有益,而蘑菇可以抗癌,青菜可以补充维生素。

(3)每日中午,用泥鳅或青蛙等煮汤一碗,一周之内,绝不重复。理由:中医认为乙肝是肝胆湿热所致,而青蛙可以清热利水。泥鳅据偏方记载,研粉后每日坚持服用,可以治疗肝炎。

(4)改早晚单纯的大米熬粥为赤豆配大米一起熬粥。赤豆性平味酸,中医认为可以清热解毒。另外,民间有人用醋治疗乙肝,很多时候效果很好,由此我推知,酸味对肝病应该也是益大于弊,因此选用赤豆。

(5)蔬菜经常变换,优先选择青南瓜、豌豆苗。理由:这些蔬菜都能降低血糖。

在那段时间里,我一边改变父亲的饮食习惯,一边考虑如何治疗。同时,我也注意到了父亲的心理问题,我常常与他长谈,告诉他乙肝是可以根治的,糖尿病更是能够痊愈,我的理由如下:

(1)任何东西都有它的生活环境。即使坚硬如黄金,在3000度的高温下也会融化并失去它本来的模样。病毒在体内生存繁殖,也需要一定的环境,所以改变人体环境,就能彻底消除人体内的病毒。还有,人若几天不吃饭便会饿死,所以人的体内环境必然与人的日常饮食有很大关系。改变人的日常饮食,便会逐步改变人体的内环境,所以改变饮食就一定对治疗乙肝有好处。

(2)糖尿病也能痊愈。西医认为,注射胰岛素是让人的胰岛休息,让它慢慢恢复生机。既然如此,那么必然会有休息好的一天。

虽然我所说的不一定正确,但父亲觉得很有道理,当时信心大增,但这种信心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他只要一想起书上讲的那些科学论断就心灰意冷。我只能再花半天时间把我的理论重复一遍,只是为了让他能够彻底放松心情。

父亲出院10个多月后,夏天到了。当时听说绿豆汤能够降低转氨酶,还能解暑,我也没多想,便让父亲每天喝绿豆汤。3天之后,又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了,在我耐心询问下,他才说腹胀又重了,估计是肝病再度恶化。我这才想起,他自从幼时就很容易腹胀,一旦饮食不当就会发生。当时,我安慰他说腹胀是因为喝绿豆汤造成的,他将信将疑,为了打消他的疑惑,我立即带他去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

(1)除胆囊毛糙,其他B超报告一切正常,无肝硬化之结论。

(2)乙肝两对半所有指标均为阴性。

(3)肝功能无任何异常,血糖正常。
想想10个多月前天绝人路的情景,这样的结果让我欣慰不己。这时,恰巧在乡下老家的爷爷生病需要人照顾,我的父母就回了老家。

回老家之前,我再三嘱咐,回去之后一定要注意饮食。但是乡下毕竟没有城里方便,父亲也觉得病已痊愈,于是很快又恢复了他在老家时的饮食习惯,一般只吃大米、猪肉和青菜。

就这样,父亲在老家平安生活了两年,之后的一个傍晚,我突然接到老家电话,说父亲病重,已经住院一周。弟弟也立即赶回老家,专程包车将父亲接到我们所在的城市,随即送入医院。那时,父亲已是肝昏迷前期。

突然间怎么生此巨变?我询问母亲之后才得知,某晚父亲再次腹胀,于是母亲照例去附近的诊所买食母生。父亲自小就容易腹胀,后来食母生成了他常用的消胀之药。父亲服用食母生量较大,每次都服用十几颗。那天晚上,父亲服下此药,不久即感觉心中如有火烧,一夜未眠。次日,母亲细看前日所拿回的药物,竟然是土霉素。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我也不想谴责谁,然而作为医生,怎能如此不小心,一次小小的疏忽就可能害人一命啊。

土霉素是十分伤肝的。父亲出现了黄疸,但当时没有其他太多异常症状,他仍然照常上下班。一周之后,黄疸仍未消退,于是父亲骑车去了十几里外的县城某医院看病。当时,医生询问了他的肝炎历史,认为他是肝病发作,要他住院,并告诉他只要住院一周,黄疸就可以完全消除,父亲当即就住进了医院。

当时,医院常用的祛黄疸药物一般为茵栀黄,这味药是由茵陈、栀子、大黄制成,药性苦寒,医治热性黄疸一般都能收到良效,但倘若用错,危害也很大。

医院给父亲用了茵栀黄,一开始的用量是两支,见没有什么效果,又加了一支,还是无效,又加到六支。其实有医药常识的人都知道,药物并非食物,岂是饿了多吃两碗就能吃饱?人的疾病不知有多复杂,岂能撞了南墙也不知回头?如果无效,那么首先要怀疑用药是否对路,怎么能认为加量就有效果?父亲在用药之后身体越来越糟,一周之后便出现肝昏迷的早期症状,于是亲戚立即通知了我和弟弟。

把父亲接到身边之后,我日日守在父亲病床前。市里的医院用药还算谨慎,但仍然使用茵栀黄,我提醒医生,却被告知:中药制成之后已不再属于中药,应该遵循西医的解释。我无法相信这种理论,也无法将医生说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仍吞服着茵栀黄。

7天之后,父亲终于脱离肝昏迷状态,但是他的黄疸仍然高踞不下,达到168,并且还在缓慢上升。而且,父亲的腹水十分严重,肚子甚至比怀胎十月的孕妇还要大。醒来之后,他的情况再无任何改善,住了一个月院,仍然有高度黄疸和腹水。我与医生私下谈起,医生说父亲肝脏已经硬化,还没有人的拳头大,而且全身的各种酶都已经紊乱,死亡随时可能到来。医生既已如此告知,那么西医的治疗肯定不可能再带来希望,而我却想做最后的努力。当时为了给父亲治病,我们家再次山穷水尽,还欠下巨额外债。我想,我要劝说父亲回家养病,我一定要最后努力一把。

医生断言,停止治疗后父亲不可能活过一周。然而,住在医院,接受常规治疗,父亲又能够活到几时?

出院回家后,正如医生估计的一样,第三天父亲又一次陷入肝昏迷,高烧不退,神志不清,频发抽搐。老家来人,要求送回老家准备后事,我却实在不甘心,就利用自己所学的中医知识为父亲找了一些方子和药,用药后父亲高烧退去,抽搐止住,精神也好转了许多。

我又去新华书店,买来很多著名老中医关于腹水、黄疸等肝病的医论、医案苦读,反复权衡之后,我选择了柴胡桂枝干姜汤和民间偏方陈葫芦。陈葫芦从老家找来,均为多年前所产。我还去中医院制作了一种药丸,主要成分为鳖甲、龟板、生牡蛎等。

柴胡桂枝干姜汤每帖仅仅3元钱。父亲后来说,他当初根本不信3元钱的中药就能够治疗如此严重的病。

父亲出院后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每日早晨出去散步,不熟悉他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是个病人。大约一年半之后,冬日到来,母亲犹疑地告诉我,父亲身子已渐重。由于缺乏经验,那时我并不知道父亲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只是每天早起,走到他的床边悄悄听听他的呼吸,心中总是隐约担忧某天他不再醒来。

父亲可能也有预感,临近春节的某一天,他郑重地要求我,要用所学的中医知识为大家服务,积德行善。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父亲突然呕吐,我当即用药给他止住,但次日清晨却发现他陷入昏迷中,我们马上把他送入医院急救。但回天无力,我的父亲,这次真的永远离去。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怎样的哀伤啊。

现在,我静静回顾父亲的病史,先是饮食出错,导致肝功能反复异常,然后是医院用药失误,步步出错,最终的结局并非乙肝病毒造成。

写出上面的文字时,我一直努力控制着眼泪,只想完整记下父亲的病史,希望能给大家提醒:乙肝患者朋友的病情,很多时候其实有别的原因,并非都是病毒之过。

本站为栾加芹网络养生专区,均来自栾加芹网络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只负责搜集。https://tyz.jingluotujie.com/54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